但愿我儿愚且鲁

作者   江岚

学期过半,孩子们的成绩单寄回家来。邻居太太Tracy的公子与小女同班,当下我们分别打开各自的信封来看。执照儿科医生Tracy的眉头渐渐越拧越紧,最后扔下手中的成绩单废然长叹:“你说这个孩子,怎么就那么笨呢!”
其实她那一份,比我手中这一份好看多了,犹自不满意,我莞尔。
当初怀孕的时候,只要能够母子平安,别无所求。等孩子健健康康落了地,立刻觉得遗憾:哎呀,怎么没有长得更漂亮一点?如今无病无灾长到十周岁,又想要他中文、英文、数学,门门功课成绩一流,钢琴、绘画、舞蹈,样样才艺出色;还有,在家要懂事听话,出外要礼貌大方;从小便才名早享,长大后出人头地,扬名立万……可怜天下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之心实在迫切,以至于求全责备,得陇望蜀。
唉。我对她说,你我一无难圆残梦需要孩子及瓜而代,二无未竟之志需要他们继往开来,何必对他们要求如此苛刻。
“哈!”她白我一眼。“话不能这么说,他们的条件比我们那时候好啊!”
条件?啊是,现在的物质生活或社会环境,的确都比我们当年强得多。孩子们的要求只要不太过离谱,想要什么父母便给什么。为了加强他们的学识修养,父母更是尽心竭力,不辞辛劳。然而我们对下一代至高的期望,难道不是
他们终生的平安幸福吗?如果以为这一点期望是功成名就之后必定能够带来的结果,那真是天大的误会。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社会的舞台色彩缤纷,金字塔越往上面积越小,能容下几个人?无论客观条件多么得天独厚,天赋多高,运气多好,想爬上去也还需要自身拼上十分能力十分本事再加十分精神,一路上舍弃这样,舍弃那样,付出的代价岂止一点半点?
等到千辛万苦爬上去了,也还要继续披荆斩棘才能站得稳。自古高处不胜寒,站在上面众目睽睽,必须承受的压力四面八方都有,生活绝不可能和普通人一样逍遥自在。
比如那留下了千古名句“落霞与孤雁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王勃。他“6岁善辞章”,9岁读到大儒颜师古解的《汉书》,认为其中错误百出,干脆自己作出一篇《汉书注(指瑕)》来。算得天纵聪慧,敏而好学,才华横溢了。且玉在匵中,又得人赏识,王勃并没有怀才不遇:麟德元年,由掌管选拔人才事务的右丞相刘祥道上表推举,14岁的王勃被高宗皇帝召见。金殿之上,他引经据典,侃侃而谈,令高宗龙颜大悦,从此声名鹊起,“请者甚多,金帛盈积”,实实在在地名利双收。
两年后受封朝散郎,任沛王府事职事。到此际,王勃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一路凯旋一路歌,顺利到达金字塔顶端,一览众山小,春风得意,雄姿英发。
然而,年未及冠而入仕,王勃毕竟还是一个少年,又恃才傲物,完全不懂得宦海的风波险恶,不懂得亢龙有悔。不久,他因见人斗鸡游戏,一时兴起,写了一篇《戯为檄英王鸡文》,以此得罪高宗,被废职逐出王府。其后便一直郁郁不得志,到乘船出海遇险而亡之时,年仅26岁。
才高而运蹇,早慧而寿夭的,并非只有一个王勃。单单一本《唐才子传》里,诸如此类的故事屡见不鲜。多少才子只被聪明误一生,哎呀呀,直看得人心惊胆战。难怪人家要说:“但愿我儿愚且鲁”。
我再看一眼手中小女的成绩单。还好,这孩子并非天生的才高八斗,也没有什么凤鸣朝阳的倾向。将来只要谋个衣食不缺,正好在金字塔宽宽大大的底部,如芸芸众生的绝大部分,如她平凡普通的父母,享受安常守分的庸俗生活,平平淡淡过一生,啊啊,上上大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