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勒报告展示疯狂总统和白宫众生相,“权力的游戏”的远未结束

子皮

 

经过一系列抵抗和挣扎,穆勒报告还是公诸于世了。

昨天公布的报告虽然是有大片涂黑的“洁本”,但这部448页报告还是有很多干货。读了穆勒的报告就知道,一个月前巴尔对穆勒报告的所谓“总结”,根本不是总结,而是巴尔企图堵住穆勒真相洪水的一个沙袋。

穆勒报告有结论吗?

是的,穆勒报告没有结论。在特朗普是否“阻碍司法公正”这件事上,穆勒没有下结论。为什么?

因为下结论非常困难。因为这项调查调查的是总统。

报告中说:“我们获得了关于总统行为和意图的证据。但是如果我们按照传统做出起诉判决,那么我们将面临非常棘手的难题。”

为什么困难?穆勒在报告中指出,有两个关键因素使调查复杂化:一是根据司法部的指导思想,任何人不得起诉现任总统犯罪 (这一点特朗普任命的新任的司法部长巴尔有明确指示);二是总统有很大的权力,可以向任何政府雇员下命令。

特别检察官穆勒(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所以即使穆勒的结论是特朗普有“阻碍司法公正”罪,他的团队也无法起诉特朗普。穆勒团队在22个月的调查中起诉了34个人,其中一些已经被判定有罪。但是特朗普是不能被起诉的,无论调查结果显示特朗普是有罪还是无罪。

顺便解释一下为什么穆勒相信现任总统不能被起诉。美国宪法并没有规定现任总统是否可以被起诉,美国最高法院也没有现成的案例可依。“不可起诉现任总统”出自水门事件调查时司法部的备忘录,没有真正的法律效力。后来共和党斯塔尔团队调查克林顿拉链门事件时,曾表示他们的律师有权起诉克林顿总统,尽管他们后来没有这样做,而是国会走了弹劾总统这条路。

但特朗普任命的司法部长巴尔,曾公开表示支持“不可起诉现任总统”这项惯例。

穆勒明确表示了不做出特朗普有“阻碍司法公正”犯罪的结论。但是,穆勒报告明确地表示,事实不允许他们做出“特朗普没有阻碍司法公正”的结论。报告中说:“如果在对事实进行彻底调查后,我们有信心判断总统确实没有妨碍司法公正,那我们会这样说。但是根据事实和相关法律,我们无法做出这样的判断。”

请注意穆勒报告中说的是:事实和法律不允许穆勒做出“特朗普没有阻碍司法公正”的判断。昨天我们读到了穆勒的报告中的事实,可以相信很多尊重事实和法律的人,也难以做出“特朗普没有阻碍司法公正”的判断。因为穆勒报告中有太多无可置疑的细节。

炒科米引火上身

事情是从科米开始的。特朗普上任伊始,就要求科米这位司法部长对他无条件忠诚。科米回忆说,2017年特朗普上任不久,通俄门调查刚具雏形时,特朗普请他吃饭,席间特朗普对科米说:“我需要忠诚,我期待你的忠诚。” 然后特朗普问科米他想不想保住自己的工作。

科米回答:“我会永远对你诚实, 总统先生。” 注意特朗普对科米要求的是“忠诚” (loyalty), 而科米回答的是“诚实” (honest)。

2017年5月,科米在参议院作证。作证时,科米没有表示FBI不会调查特朗普。这等于科米说:如果必要的话,通俄门调查可以调查特朗普。这使特朗普大为恼怒。

当时,特朗普把一腔怨愤都撒在了当时司法部长杰夫·塞申斯头上。因为塞申斯回避了参与通俄门调查。据穆勒报告中说,特朗普是这样责备塞申斯的:“这太可怕了,杰夫。这都是因为你回避了通俄门调查。司法部长是对于总统最重要的职位——肯尼迪任命了他的兄弟。奥巴马任命了霍尔德,‘我任命了你。可你倒好,回避了通俄门调查。你把我撂在了一个孤岛上, 我什么也做不了。”

然后特朗普决定解雇科米。解雇科米时,特朗普造势说:解雇科米与通俄门调查无关,是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的主意。特朗普亲自给罗森斯坦打电话,让他召开记者招待会,宣扬这个说法。罗森斯坦说:我不会推“假故事“,如果让我见记者,我只好说出真相。

白宫发言人萨拉·桑德斯(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司法部的罗森斯坦没有召开记者招待会。但白宫开了。记者招待会上,白宫发言人不仅说解雇科米是罗森斯坦的主意,而且萨拉·桑德斯还绘声绘色地说:“无数FBI的普通干部早就对科米局长很不满了!“

后来,穆勒调查团队的人询问桑德斯:“FBI普通干部对科米不满“的说法有何依据?桑德斯说:“我就那么随口一说啊!”

特朗普解雇了科米,大概以为消除了通俄门调查的威胁。然而事与愿违:特朗普吃惊地发现,特别检查官穆勒即将走马上任,将开始也许更彻底的调查。

(图片来自Yahoo News截图)

当塞申斯把穆勒上任的消息告诉特朗普时,穆勒报告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特朗普一下子瘫倒在椅子上,喃喃自语:“我的天,这太可怕了。我的总统生涯完了。我被人干掉了(I’m f***ed)。”

但是特朗普当然不会甘心被这样干掉。既然可以解雇科米,那么特朗普相信他也可以解雇穆勒。很快,特朗普开始着手解雇穆勒。

六月,特朗普到戴维营度假时,两次给白宫法律顾问麦克加恩(Don McGahn)打电话,要他告诉司法部副部长罗森斯坦把穆勒解雇掉。“穆勒必须走,” 特朗普对麦克加恩说:“事成之后,你给我打电话。”

进退两难的麦克加恩准备辞职。他把自己办公室的东西收拾好拿回家。但当时白宫的普里巴斯(Reince Priebus)和班农竭力劝他留下,麦克加恩又来上班了。

七个月后,《纽约时报》报导了特朗普企图通过麦克加恩解雇穆勒的事。特朗普告诉麦克加恩公开否认这件事,但麦克加恩不肯。

特朗普大为光火,他让当时的白宫秘书波特(Rob Porter)告诉麦克加恩:要么写一份声明宣布《纽约时报》的报导是造谣,要么滚蛋。

前白宫律师麦克加恩(Photo credit to Gage Skidmore | Flickr)

麦克加恩终于没有写特朗普要他写的声明。但是麦克加恩又呆了几个月,直到2018年8月才被赶出白宫。

除了科米和穆勒,让特朗普特别生气的还有一个人:就是原司法部长塞申斯。

前司法部长塞申斯(Photo credit to Ryan J. Reilly | Flickr)

塞申斯是美国参议员中第一个支持特朗普竞选的。塞申斯的极右移民政策也和特朗普很合拍。但是,当通俄门调查开始时,因为塞申斯自己在特朗普竞选时见过俄国人,与通俄门有牵连,所以按照规矩回避了通俄门调查,即完全不参与调查。

所以特朗普对塞申斯非常恼火。特朗普相信如果塞申斯作为司法部长领导通俄门调查,一定会全力保护他。

前特朗普竞选主管、白宫顾问莱万多夫斯基(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塞申斯回避了通俄门调查之后,特朗普仍然指望塞申斯影响调查。他告诉自己的原竞选总管莱万多夫斯基 (Corey Lewandowski):“你悄悄去找塞申斯,就说总统的意思是:通俄门调查应该只限于未来的竞选。2016年的事就不要查了。”

莱万多夫斯基虽然对特朗普一贯忠诚,但没好意思直接传这话。他找到了塞申斯的前助手,让他把这话捎给塞申斯,可这位前助手也不肯捎这句话,于是这事就撂下了。

塞申斯不帮忙,所以特朗普决定解雇他。特朗普告诉当时白宫的幕僚长普里巴斯,他要塞申斯“马上辞职”。

普里巴斯花了很久向特朗普解释,解雇塞申斯的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在很多人好说歹说之下,特朗普勉强同意留下塞申斯,虽然他人前人后没少羞辱塞申斯。

直到2018中期选举后塞申斯才被解雇。中选第二天,特朗普就迫不及待地解雇了塞申斯。

巴尔一心护主

后来替换塞申斯的是现在的司法部长巴尔。

不出所料,巴尔一心护主。穆勒报告出来后,巴尔精心写了四页“总结”。巴尔的“总结”略去所有的证据,一味为特朗普开脱。尽管穆勒的报告明确声明:事实和法律不允许穆勒做出“特朗普没有阻碍司法公正“的判断,巴尔肯定地说”他断定特朗普没有阻碍司法公正。直到昨天早上不得不公布报告时,巴尔还在公布前特地召开记者招待会宣扬特朗普的清白。而且,在报告向国会和全国人民公布之前,巴尔已经把报告交给特朗普和白宫看过。

特朗普和司法部长巴尔(图片来自维基百科)

美国众议院特别情报委员会主席亚当·希夫昨天说:“一个月以来,巴尔歪曲穆勒报告的重要发现、试图扭曲报告结论,这种行为损害了我们的国家”。

希夫指出:“穆勒报告展示了特朗普多次企图误导国家,干涉调查,向美国人民作出虚假陈述,并敦促其他人向美国人民撒谎。……  不管这些行为是否被判定为法律上的犯罪,作为美国总统如此行径,令人非常震惊。”

同时,希夫在全国人民面前告诉巴尔:“司法部长不是总统的私人律师,尽管他可能觉得他是。”

穆勒打开了一扇大门

穆勒报告可以说起到了三方面的作用:

(1)把两年多调查的事实呈现给国会,国会可以做进一步的调查,同时让国会做政治上的抉择是否弹劾总统;

(2)把12个案子转交给其他检察官办公室。目前外界知道只有2个案子,其他案子在昨天公布的穆勒报告里被涂黑遮盖了。随着这些案子的进行,更多的猛料将被曝光;

(3)让美国人民认识到现在白宫的主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自行决定在2020大选中把票投给谁。

(图片来自CNN截屏)

前尼克松总统时期的白宫律师、水门事件中关键人物约翰·迪恩(John Dean)昨天在接受CNN采访时说,他比较了穆勒报告和水门事件、伊朗门事件、克林顿时期的斯塔尔调查等所有针对美国总统的调查报告,他认为穆勒报告是所有里面对总统最为毁灭性的。

昨天特朗普用电视剧《权力的游戏》图片发推:Game Over(游戏结束)。

这场“权力的游戏”远远没有结束,只是开场部分刚刚结束。

作者简介

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获2018北美华文法拉盛诗歌节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