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章润序荣剑博士《山重水复的中国》

 

刻下中国,风雨如晦,正值文明大转型收束时段,期期于踢出临门一脚。否则,不进则退,退则伊于胡底。举凡其历史现状与可能可欲,无不含蕴至深至痛之生聚教训;纵览其成就挫折与希望绝望,可谓道尽载浮载沉之文明沧桑。冥朦之际,若明若暗,亟需其优秀心智积劳积慧,拨云见天;诡谲当口,将转未转,恰赖其坚韧心志强毅力行,磨砺以成。而经此一役,所期所盼,不外乎恪尽这一伟大历史进程,最终解决已然超愈一个半世纪的“中国问题”。

晚近以还,廿载春秋,不负韶华,荣剑先生情萦于斯,致思在兹,铺展为文,成就华章一卷。晴窗展纸,不难看出,凡此诸篇,围绕“中国问题”,直面当下难题,载述的是一己之见,映射的则为时代思潮的汹涌澎湃。其间,无论是有关革命与改良的回环辩驳,还是对于当代中国思想图景的宏观描摹,抑或针对全球体系中东亚政治的历史考论,其所沉吟而思量者,无一不是中国大转型时代的错综理论课题;其所概予梳理而慷慨进言者,均为亟需回应而审慎解答的尖锐现实难题。于此用力,在此耕耘,劳心劳力展现的是宏阔的理论视野,载文载道沉积于坚实的思想力量。而一腔情愫,不尽思绪,山河带砺,全赖深沉的道义精神,倾注萦绕于齐烟九点。

荣兄行文雄辩豁达,一如其人格之嘹亮开敞,无学究之咿呀作态,有思想之凌厉率直。而且,不管是对于自家思考的陈述,还是对于新左思潮的驳斥,作者的理论资源与学思结构,悉依问题打转,崎嵚历落,非只对于某种理论的附会。从而,呈现出一帧自由主义学思脉络中综理横贯的理论图景,展现了一种决绝精进的理论勇气,表达了一种追求真理的论战能力。故尔,本书不仅是一部重要的思想札记,为汉语学思踵事增华,更是紧扣“中国问题”大是大非而细予梳理的上乘理论佳作。其为汉语世界法政思想、文化理论与国际政治研究者所欢迎,而必有助于促进汉语思想对于现实中国问题的深度思考,自可预料,而适值刊布,以飨读者矣。

                                        许章润  谨识

              2019年己亥初春于清华无斋

 

后记

本书收集了我从2012年以来在各个场合发表的演讲以及与不同人士进行的对话,包括与朋友们的思想聚会和相关的讨论。2012年是我公共写作的元年,在阔别学界20余年之后,我又重返江湖,从年初写出第一篇博客后便收不住手,信马由缰,一路写来,迄今已发表了近百万的文字。有读者说,“篇篇俱佳”,我不敢承受此美誉,但是,我的确是在听到许多朋友的正面反馈之后,信心陡增,由此为持续写作注入了巨大动力。或许正是借助于公共写作的影响力,一些大学、机构和单位邀请我去演讲,演讲成了我公共表达的另一种方式,为演讲而准备的演讲提纲和演讲稿,构成了我近6年来的重要思想记录。承蒙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朱国斌先生的厚爱和重视,将我这部分演讲录、对话录和相关讨论结集正式出版,令我欣喜和感动。2013年,秦晓先生和何迪先生领导的博源基金会,准备将我的部分网络文章以“中国能否告别革命”为题编辑出版,却因于时事变化而中途夭折。由此我深深地体会到,实现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和出版自由,仍有艰难的路要走;更由此深深地体会到,香港城市大学出版社和朱国斌先生为出版我这本书所作出的努力,是何等的弥足珍贵。

在本书出版之际,我必须感谢这几个朋友:蔡霞教授是我第一篇网络文章进入网络阅读世界的中介者,她自称对我20年前的文字一直抱有偏爱,正是她的热情推荐,让我进入到共识网这个重要平台。周志兴先生作为共识网的老总,倾力打造出一个高水平的思想网站,以理性和建设性的立场平衡左右,在艰难的舆论环境中殊为难得。我的文章之所以有如此广泛的传播,完全得益于共识网所营造出来的庞大阅读群。为此,我要特别感谢周志兴先生和共识网那些年轻的编辑们,他们是中国思想市场的真正建设者。王瑛是在阅读了我的文章后,千方百计地找到我,不遗余力地向读者、尤其是向企业界推荐我的文章,她的微博成了我的一个窗口。不仅如此,她还热心为我打通人脉关系,介绍各方朋友和我认识,几个重要的思想聚会都是在她的牵线搭桥下形成。除此之外,我还要感谢如下朋友,他们的著作和言论为我的写作提供了直接的思想资源。他们是:冯天瑜、阿城、黎安友、翁永曦、金观涛、刘青峰、秦晓、何迪、马立诚、杨冠三、周为民(党校)、周为民(深圳)、盛天启、陈子明、李盛平、张维迎、华生、朱嘉明、黄江南、王巍、郝一生、刘军宁、高全喜、刘苏里、崔卫平、李伟东、杨帆、李庄、陈有西、童之伟、邓正来、许纪霖、朱学勤、萧功秦、朱小平、周舵、王海光、陈浩武、雷颐、马勇、张鸣、秦晖、金雁、吴稼祥、贺卫方、许章润、张曙光(北师大)、张曙光(天则所)、盛洪、孙立平、秋风、任剑涛、周濂、马国川、吴思、何兵、展江、韦森、张千帆、郭于华、王占阳、王功权、吴伟、吴亮、陈剑、顾昕、尚红科、鲁丽玲、苏小玲、笑蜀、子安宣邦、阿古智子、松田康博、高原明生、天儿慧、川岛真、三谷博、古畑康雄、刈间文俊、王前。这个名单肯定不能完全包括为我提供思想资源的所有朋友,也没有包括我在海外的那些朋友,对于我的朋友,我要由衷地表达对他们的感谢。

最后,我要特别感谢许章润教授,他的道德文章是与世公认的,因为他在这个时代勇于“记述曾经发生过的‘我们的’悲欢离合,追思曾经被迫承受的‘我们的’血腥风雨”,总算让我们这一代知识人免于被后人彻底唾弃的命运,他能为本书写序,是我的莫大荣幸。

 

                                           荣剑

                                         2019年2月15日

2016年11月17日,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由黎安友教授主持并翻译,荣剑发表了题为《山重水复的中国》的演讲;2018年11月12日下午四点至六点,荣剑再次在黎安友教授的主持下,在东亚研究所作题为《中国改革的路径抉择》的演讲。

 

山重水复的中国

——荣剑演讲和对话录

目录

导言:公共知识分子是怎样炼成的?

第一部分:演讲录

一、当前中国社会政治思想状况

——在河南信阳公民社会与现代思想论坛上的演讲

二、改革和革命:中国何以选择?

——在2012清华法政哲学论坛上的演讲

附录:中国能否“告别革命”?

——重读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

三、 回到《共同纲领》(1946)

——在洪范法律与经济研究所的演讲

附录:重建台海两岸宪政架构

四、 中国的边缘革命

——在复旦大学名家系列讲座上的演讲

五、没有思想的中国

——在天则研究所双周学术论坛上的演讲

六、中日关系三问

——在东京大学的演讲

七、东亚问题与东亚双峰政治

——在天则研究所的演讲

八、山重水复的中国:问题、路径和转型

——在哥伦比亚大学东亚研究所的演讲

九、中国改革的路径抉择

——在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的演讲

第二部分:思想聚会和对话录

一、中国十问

——决定中国未来命运的十个问题

二、中国还将跌到在哪里?

——思想聚会之一

三、解读罗小鹏的“总理难题”

——思想聚会之二

四、中国自由主义第三波

——思想聚会之三

五、“八十年代”的出场与返场

——思想聚会之四

六、中国制度的韧性与转型

——与黎安友教授对话录

七、左中右的博弈推动中国制度转型

——与陈小平博士对话录

八、国家主义还能走多远?

——与马国川对话录

九、道术为改革裂:中国改革以来的思想、学术和主义

——与FT中文网编辑王昉对话录

十、特朗普、中美关系与中国改革前景

——与黎安友教授对话录

附录:现在重要的是美国怎么看中国

第三部分:专题讨论

关于“中国能否告别革命”的专题讨论

荣剑:中国能否告别革命

朱学勤:辨析“告别革命”

秦晖:革命VS改良不等于暴力VS和平

王海光:探寻革命的本意

任剑涛:如何走出循环革命的怪圈?

秦晓:社会压力与危机是政治家改革意      愿与决心的函数

张维迎:未来10年是改革的“窗口期”

华生:民主转型要尊重大多数人的意愿

蔡霞:执政党何以避免二次革命

陈浩武:借鉴台湾政治转型的经验

高全喜:“革命”的“反革命”之政治逻辑

章百家:跳出“革命”与“告别革命”的纠结

后记

Offer PMI PMP Dumps PDF

We have a poetic name http://www.passexamcert.com there, a bit cheesy, but very appropriate Aoyama Gorge.So far it is still a smile back in my face, because after climbing up, the scenery is so beautiful Green cliffs on both sides, in the middle of a canyon, gravel road, both sides of the road waist is lined tall grass, not PMP PMP the usual poetic. Since this world is heartbreaking dog days there will always be so many heartbreaking people, whether rough men or pretty crush do not delay heartbreak. I will go on.Or creep quietly PMI PMP Dumps PDF close to the creek.Of course sentry, but it is a whistle.I had a good idea of their regularity, how often they PMP Dumps PDF changed for a whistle, how cross line of sight Later, I play Allied Expenditure really feel that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simple terrible ah Is this still useable On that few German devils ah People s Liberation Army PMI PMP Dumps PDF Command post exercise much more than this I seize the less than a fraction of the empty gap down the river.

If not In order to write this novel, Xiao Zhuang will never open PMP Dumps PDF this diary.never. and then do not go down Thought, artificial.I still have a lot of friends in the army, they often call me, and occasionally come to the city where I PMP PMP Dumps PDF PMI PMP Dumps PDF live to do business, will come to see me. I walk slowly, out of this should not go back to the dream.I walk PMI PMP Dumps PDF slowly, at dusk in the city street. This is no way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things, there is such a thing all over PMI PMP Dumps PDF the world how two of you PMP PMP just like a person How can such a thing happen Only use life to explain. Help PMI PMP Dumps PDF her in.The female soldier opened the curtain in front of me, No one, we both worked at night yesterday.

According to the PMP Dumps PDF Qing law, Chakesu Chadian has the right to stand trial, but must be a relief case, and has nothing Project Management Professional to do with the relief case, then by the local trial. The first county people only rushed to the city outside the Lee House East Gate.After the search, indeed from Li Chun gang private office search for water PMI PMP Dumps PDF Xu Chuan a, there are official imperialism, anti Ching Ming, and other words. PMP Dumps PDF So busy to downtown, naughty for three months, but also can not PMP PMP take a bit PMI PMP Dumps PDF of measures and Shandong, Henan Province, the cult, will be the door of the momentum has been uproar. Ouyang Tanzhai not only learn well, ethics Ye Hao, officials in Beijing for five years, did not PMI PMP Dumps PDF even have an extra baggage back, when people pass on. Taizhuang humble identity, in the governor PMI PMP Dumps PDF Yamen such a solemn place, in any case can not turn him to speak.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