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母多败儿

作者   江岚

我家老大雪儿4个多月大开始学爬,越使劲儿越倒退,让人看着就替她着急。到例行体检那天对她的医生提起,医生笑笑解释: 不要紧,是大腿的肌肉还没发育完全, 锻炼锻炼就好了。
医生接着详细解说锻炼之法:“放一个她最喜欢的玩具在前方,鼓励她去抓。她越爬离目标越远,你要帮她把玩具一点点挪近。反复几次之后她还是抓不到,肯定会哭,这时你可以抱她起来转移一下注意力或者换一个游戏,但不能把玩具直接交给她。”
“你也不能把玩具一放好就离开,留她独自一个人去尝试。你必须陪在她身边,”医生严肃地看着我。“你要让她从小就明白,妈妈总在她身边,但她自己的事情必须自己去完成。”
这位经验丰富的德裔女医生不止在说这一件事,她在教导初为人母的我,如何将教养孩子融入每一个生活的细节。这是我在正式进入教育学院的课堂之前,学到的第一项幼儿教育原则,至关重要,让我后来一直奉为圭臬。
到雪儿开始上小学,每天坐校车往返,我在小区大门口接送。每次我牵着她的手来回,看着她身后背着的那个比她的身体还宽,沉甸甸的书包,手上提着午餐包,心里不知有多么不忍,尤其是赶上风雨交加或冰天雪地的天气。可就是必须一次次硬起心肠,提醒自己不到不得已时不要主动出手帮忙。
某天,黄昏送她去上钢琴课,正是大雪纷飞。停下车来雪儿先下,走到老师家门口打开了玻璃挡风门,因为手里还捧着一摞书,她便靠在门上,顶着风雪为我撑着门。她老师听到动静过来打开了房门,见状一边叫她快进屋,夸她懂事,一边自己撑着挡风门,冲甩着双手走过来的我咬牙:“这个当娘的也够狠心,下这么大的雪,也不肯帮孩子拿一下书!”
啊哈哈,我接送大小姐来学琴,风雪无阻,难道不算大有苦劳?她自己上课要用的书本文具当然得自己拿,我既然当娘,便没有义务兼任书童。鉴于自古慈母多败儿,平时有意无意地让孩子受一点儿累,对他们有益无害。
可是,随时随地利用生活当中的自然场景去做好或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孩子一出娘胎对我们的天然的依赖,存在着惯性的持续;而我们的被依赖,同样也是一种成了自然的习惯。所以我们一定要有意识地把手放开,孩子们才有学习独立,学习自主的机会。而且,这又恰恰是引导掌中心头至珍至爱的那个小娃娃逐步摆脱对我们的依赖的过程,真需要我们自己高度自觉,时刻警醒才能做到。
从老大开始上初中起,我要求她负责吃过晚饭后收拾厨房,包括洗碗、擦桌子。到老二上了初中也是一样,只是变成两个人轮流做,最近这几年来已成定例了。可今年暑假我结束在国内两个月的讲学回到家,却见这两个小姐吃过晚饭把碗一放便各自走开,不免诧异,问:“咦,你们不洗碗的吗?”
“Daddy不用我们洗!”两个人异口同声,理直气壮。
我听了只好不作声。等她们走开了再问正洗着碗的老阳,他好脾气地说,顺手就收拾完了,用不着她们帮忙。
我不以为然:“这家里的每一个人都理当分担家务,这和你是否用得着她们帮忙没关系。”
倒垃圾、吸尘、扫地、洗菜洗碗洗衣服……这些家里一应日常生活中的小事琐事,我们做惯了,“顺手”就做了,却忘了“顺便”手把手教一教孩子们。是,他们要上学,要做功课,可不掌握这些基本的生活技能,不懂得合理分配自己的时间,将来如何独立应付工作与生活?再说,我们把孩子们的生活起居照料得“无微不至”,他们在“习以为常”的被照顾状态下,又不见得会懂得珍惜我的付出,体谅我们的辛劳。而且,我又加了一句:“我定的规矩,也不可以因为我不在家就形同虚设!”
“呃呃,说得对,”他反应过来,旋即扬声叫孩子们下楼来干活儿,然后冲我笑笑:“还是你比较明智。”
不不不,我也不是总能够这样“明智”的。
我喜欢女红,当年老大还在肚子里,一检查出来是个女娃娃,立即就去买了一台缝纫机。此后,家里所有用布料做成的东西,都由我动手做,各人的衣服缝缝补补,自然也都归我。然后去年秋天某个周末,时年二十岁,已经上大学二年级的雪儿从学校带回来一大堆衣服,扣子掉了的,拉链坏了的,肩带断开的,缝边绽线的……统统往我跟前一递:妈咪,请帮我补一补。
我眉头立刻一皱,脱口埋怨:“这么大个人了,这些事情还要找妈妈?”
“哦,我不会啊,”她满脸歉然,满脸无辜。
是,她的确不会,因为我从来没有给过机会让她学。好吧,当天晚上赶紧亡羊补牢,拿了针线,叫上两个孩子和我一起,一边看电视,一边处理那些衣服。
然后到上个月,我从国内回来,检视她从学校宿舍带回来的行李,见被褥毛巾都洗干净折叠好了。习惯性地顺口问:“没有衣服裤子要妈妈缝补的吗?”
她埋头写作业,回答:没有,妈妈,我自己都弄好了。说得轻描淡写,头也没抬。
我一下子愣在她房门口。二十年前亲眼看见她终于学会往前爬的那一幕迅速跳转到眼前,不由得怔怔地落下眼泪来。孩子就是这样长大的,孩子就是这样一步一步与我们渐行渐远的。唉,慈母多败儿,古有明训,再不忍再不舍,也只好放手,因为,他们本属于他们自己,并不属于我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