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桑·塔罗尔: 应对冠状病毒方面与中国的冲突,特朗普选择舆论战而非领导力

(《华盛顿邮报》消息)这是大流行病地缘政治的新常态。G20领导人从世界上数千万办公室工作人员那里吸取经验教训,于周四上午举行了由沙特阿拉伯国王萨勒曼主持、为期90分钟的涉及冠状病毒危机的视频会议。

从他们的讨论中没有发现任何重要的东西。在一份联合声明中,他们吹嘘其集体向全球经济提供大约5万亿美元(主要是以救济和临时援助的形式向失业者提供的不具体的承诺),以应对病毒危机。这次峰会的新时代光环几乎不能缓和当前的紧张局势:在全球市场爆发前,沙特仍在与俄罗斯就石油市场的供应过剩问题口角,而新的冠状病毒流行只会加剧美中关系已经紧张的局面。

特朗普总统3月18日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讲话(Kevin Dietsch / UPI / Bloomberg新闻)

 

据报道,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讲话中抨击了美国的关税和贸易壁垒政策,这些关税和贸易壁垒扼杀了全球供应链,并有可能使许多国家陷入衰退。与此同时,特朗普政府周三明确表示了立场,当时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坚称他们将这次爆发贴上“武汉病毒”的标签(一个描述为北京视为被冒犯和华盛顿“阴险”消息运动的一部分),以此来终结七国集团外长发表联合声明的可能性。

在这一方面,其他地方的美国盟友同情中国。我的同事们报道说: “世界大国中的其他国家拒绝使用这个词,因为在需要国际合作以减缓全球大流行和应对医疗用品短缺的时候,这个词是不必要的分裂。”

据NBC新闻报道,联合国也发生了类似的对抗,美国坚持强调病毒起源于武汉,这阻碍了安全理事会关于这一流行病的联合决议或宣言所做的努力。

对于特朗普总统及其一些盟友而言,这是关键的攻击路线。他们花了数周的时间淡化病毒的威胁,然后以中国最初对危机的不透明管理为理由作为美国似乎对危机视而不见的核心原因。周四,美国确诊的冠状病毒病例数超过了世界上任何其他国家报告的病例数。参议员汤姆·科顿(Tork Cotton)(R-Ark)上周在宣布旨在结束美国对中国药品生产依赖的立法时说:“中国在世界范围内释放了这场瘟疫,中国必须承担责任。”

这并不是国际社会其他成员的看法。尽管中国的官方机构也发表了自己愤怒的宣传,指责美国在某种程度上策划了这场大流行病,但北京却加大了对西方国家的援助,并派遣了医疗队帮助意大利——欧洲受灾最严重的国家。

正如我的同事们所报道的那样,在全球危机期间,世界可能曾期望华盛顿发挥领导作用。在特朗普领导下,这一刻似乎就要过去了……墨西哥对外关系委员会负责人路易斯·卢比奥(Luis Rubio)告诉我的同事们:”如今, 很少有国家把美国视为解决问题的一部分,而在过去,那是一个用来比较的自然点,或是一个可以去模仿的国家。”

意大利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前欧盟高级领导人外交政策顾问纳塔利·托奇(Nathalie Tocci)说: “我确实怀疑这是否真的是国际体系的拐点,在意大利,人们对谁在世界上处于领导地位的看法将会发生很大变化,它不是美国。此刻发生的事情是如此巨大,如此强烈且如此令人痛苦。今天它点燃的情绪将被刻入国家发展历史事件中。”

特朗普政府可能更专注于悄悄地寻求其他国家的援助,而不是引导国际社会对这一流行病采取集体应对措施。美国许多州都报告说,重要的医疗用品(包括口罩)短缺,由于联邦政府在运送这些关键物品方面缺乏协调,加剧这一问题的严重性。特朗普本周向韩国发出了紧急请求,要求其提供援助,包括韩国的测试设备。韩国急于对其民众进行大规模测试,这与美国处理疫情的方式形成鲜明对比。

北京似乎没有提出这种要求。 但在一个平行的世界里(一个没有特朗普的贸易战气氛和习近平无情的威权主义巩固政权的世界),两国本可以找到共同的原因。 大西洋理事会的阿里(Wyne)说建议:”如果美国和中国在病毒出现时进行更密切的合作,可能会更快地确定病毒的来源;对病毒的严重性发出更早的警报;并简要介绍最佳做法,世界其它地区可以抢先预防病毒的到来和/或遏制其传播”。

合作的时机可能还会到来。美国评论员罗伯特·赖特(Robert Wright)在最近的一篇专栏中道写:“当这种流行病最终消逝时,世界各国应该就允许发生的这种情况进行坦率的讨论,决定如何防止以再次发生的方式加强国家和国际机构。如果像特朗普和汤姆·科顿这样的人继续毫无理由地加深与中国的紧张关系,那将比原本所需要的要困难得多。”

 

翻译: 马丽霞

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

In coronavirus clash with China, Trump chooses name-calling over leadership

Ishaan Tharoor

March 27, 2020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