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军团“占领”了CES吗?

李骥(威汉集团联合创始人)
2018年1月18日

CES开幕前一晚,中国驻旧金山领事馆举办的“中国之夜”活动上,总领事在致辞里说:今届CES参展商为4500家,美国展商约2000家,中国大陆展商1300家,加上港澳台企业,共1700家,占总展商数三分之一还要多。

这可能是给近日国内盛传的“CES变成China Electronic Show”的说法作了一个数字上的注脚。由于参展的很多中国企业都来自深圳,CES又被戏称为“深圳电子展”。

但如果你驻足于拉斯维加斯会议中心Intel展位,看着旁边HiSense展位上正卖力演出的身上套着彩色光管的演员时,你心里其实就会明白:所谓“中国军团占领CES”,无非就是一句戏言,或者是中国人一厢情愿的希望而已。

其时Intel的展位上正乌乌央央人头攒动。Intel这次的展演以体验为主,涉及AI、AD、VR、AR等众多领域,重点在无人驾驶芯片和传感器(Mobile Eye)的展示,以及即将在冬奥会上应用的AR媒体和游戏体验。

中央舞台的大屏上,正循环播放一组短片,是说Intel如何应用无人机技术和数据处理能力,帮助极地科学家进行他们的科研项目。

而这厢海信并不小的展位上,我们只看到一台又一台的大屏电视,此外就是一些穿运动服的假人和跳舞的演员。

我并不是刻意要拿两个品牌进行对比,但作为邻居,难免会注意到两者的的反差。如果真的留意中国企业在CES上与当今世界技术创新领导者之间的差距,这种反差又是随处可见的。

参加本届CES的中国企业中最显眼的,首先是像海信这样的传统硬件厂商的阵营。海信、长虹、康佳这些公司的展台上陈列着一排排薄得惊人的大屏电视,但此外较难见到更核心的前端技术。

海尔偌大的展区集中呈现智能家居,这倒也让海尔在家电硬件方面的优势有机会借助IoT(万物互联)的热潮实现本质提升。(要知道海尔说“智能家居”至少也有十几年了,但真正成熟的大环境,也许现在才慢慢开始出现。)但在今年CES智能家居大热的氛围中,比起携Hey Google智能家居概念大举“占领”CES的Google, 以及LG、Samsung、Sony这些国际大牌,海尔的特性其实也很难体现。

另外一个展现智能家居概念的中国公司是华为,但很可惜华为今年参展的聚焦,完全放在主打美国市场的高端手机Mate 10上面,而HomeLink的概念看起来还比较浅表。实际上整个华为展区都以M10为中心,余承东总载的主旨演说也变成了M10的产品推介(此外就是对华为手机与AT&T合作被叫停的吐槽),关于华为整体的技术实力和对未来的构想,特别是它在5G时代所扮演的重要角色,我们看到的其实很少。

中国最具科技领导力,也是最全球化的公司华为,花这么多银子来CES,只为推广一款手机,个人认为是一个挺大的遗憾 — 格局毕竟还是低了。

汽车和智能交通行业内,我们只看到拜腾和XPENG两部中国的电动智能汽车,以及像小鹏电动这样的电动摩托。而在最热的无人驾驶相关领域(传感器、芯片、数据处理、AR、人机交互等)内,中国企业除了百度的Apollo,几乎完全缺阵。

而反观CES上最吸引关注的国际大品牌,你不得不承认,那些我们以为已经“式微”的企业,其实在前端技术的研发和未来产品的布局上,其实都远远走在前面。

此次令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Panasonic。自这个品牌淡出消费类产品市场后,我们并不了解它在做什么,而今次CES展上巨大的展台上,Panasonic不仅宣扬其企业历史、价值观和未来理念,还在“联结的世界”、“持续的能源”、“智能现场”等主题下集中展示它在各种行业(特别是无人驾驶)中业已领先的技术实力。而Panasonic的展区,也可能是整个CES展设计和视觉体验最出色的展区之一。

另外一个似乎在淡出人们视线的日本品牌Sony,这次完整呈现了其在消费者电子产品领域内依然保持的优势。多款Sony新开发的手机令人心仪,数码相机似乎也能叫板尼康和佳能,智能家居处于领导地位,而它传统的机器狗也以它独有的萌态传递着Sony某种品牌主张。

 

 

因为手机上的问题而受损的Samsung品牌,这次CES上可以说出尽风头。它的展区面积之大、设计之独特、展品之宽泛、技术之先进、人流之密焦,也是CES展的一大亮点。

千万别以为韩国企业过气了。这次LG展区令人对这个品牌刮目相看。在这里它的智能家电已经完全场景化,看起来产品和技术拥有相当的成熟度,而最大的亮点,还是这个曲面电视组成的短小甬道,宣示着LG在这个领域内当仁不让的领导地位。

在CES各场馆跑几天就会知道,全球科技之巅,还被这些领导企业和大量初创型企业所占据。而今天CES所体现的科技大潮,已完全以数据、智能、万物互联和5G通讯为核心,而在这些领域内,很遗憾,中国企业虽然已经能侪身于CES这个大舞台,但实际上尚处于“外围”和产业链中下游,离核心技术拥有者和驱动者的角色还有相当的距离。

而在产业、政府的层面,我们也看到欧美政府和社会组织对CES的重视。有许多论坛都是聚焦“公用部门”(Public Sector)与行业、企业进行对话,例如我听到的就有美国FCC(联邦通讯委员会)、城市管理者、行业协会和无人驾驶相关企业就“智能城市”的探讨,有法国、荷兰、英国和美国的政府代表就“国家创新力”的辩论。

同样很遗憾,除了一场“中国之夜”的招待会性质的活动之外,我们也看不到中国政府和行业组织在CES上的深度参与。在“中国创新”后面更值得思考的体制、政策、产业格局、营商环境等等问题,我们都看不到中国与世界的沟通。

我们能看到的,似乎只有中国企业们在科技创新这个正在被快速重构大生态里,在国际大厂商“千帆驶过”的大竞赛里,寻找夹缝,苦苦求索。

不可否认,对于科技创新,中国人似乎有着充足的热情,中国企业已焕发出越来越强的创新力,也越来越具备全球视野和雄心,在相当多的领域内也已有所作为,但中国人切勿因此自以为是、沾沾自喜,用一厢情愿的wishful thinking代替客观冷静的观察和思考。

中国企业(乃至整个中国)的科技创新甚至都还没有进入主流和核心地带,既如此,我们又如何能随便夸口要去“占领”或领导世界呢?

这样说,“中国军团占领CES”那种说法,似乎就成了一种梦呓。而CES的意义,反而在于为国人和业者提供一个冷静客观地理解世界的机会。

希望这不是我一个人从CES里获得的感受。

(CES 2018随笔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