丢盒牛奶而被达美解雇 美国为何会有80岁空姐?

据英国《每日邮报》12月4日报道,现年79岁的拉诺斯(IdaGomez Llanos),是美国达美航空的一名空姐,她自1962年起至今一直受雇于达美航空。今年4月她因丢失一盒牛奶而被解雇,目前她正在起诉达美航空。

在此,必须说明的是,在拉诺斯57年的职业生涯中,她的工资每年都在增长,年薪达到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76万元)。根据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空姐的平均年薪为5.6万美元(约合人民币40万元),而拉诺斯的工资是这个数字的4倍!

拉诺斯说,自己在被解雇时,是洛杉矶薪金最高的空姐,在全国排名第五。因为她的同事嫉妒她的工资和她所享受的福利,公司也想用更廉价、更年轻的员工取代她,所以她才遭到了不公平解雇。她还受到了各种各样的指控,但这都是污蔑。

据统计,美国航空公司的空乘服务人员80%以上都超过了35岁。其中,年龄最大的是已经83岁的空姐贝蒂·纳什(Bette Nash),1936年出生。她从21岁开始(1957年)就从事空姐这份工作了,已经为同一家航空公司工作62年了。她说暂没有退休的打算,这份工作还要继续做下去。

相比之下,我国航空公司的“空姐”都是二三十岁的帅男靓女,很少见到40岁以上的中年“空姐”。那么,为什么美国的“空姐”可以是80岁左右的老年人呢?

为何美国80岁以上的老年人仍可继续工作?

众所周知,1935年美国法律就明确规定了男女法定退休年龄统一为65岁。美国人现行的男女正常退休年龄为66岁,到2027年,美国人的正常退休年龄将要提高至67周岁。

美国的退休制度设定了三个法定退休年龄的概念:最早可提前退休年龄(Early retirement age)、正常退休年龄(Normal retirement age)、最大可奖励延迟退休年龄(Delayed retirement age)。

目前,美国人法定的最早可退休年龄为62周岁,最大可奖励延迟退休年龄为70周岁。这是什么意思呢?

如果你在达到66周岁时办理退休手续,缴费满35年并获得40个社保积分,那么,你就可以拿到100%的正常退休金;如果你想提前退休,则最早只能在62周岁办理提前退休手续,但你的退休金只相当于66岁正常退休金的70%,越靠近66岁退休,则扣减越少;相反,如果你年满66周岁,却不办理退休手续,当然也不领取退休金,而是继续工作并继续缴纳社保税,那么,你将来退休时便可获得一定比例的退休金奖励。不过,最大奖励工作年龄为70岁,如果你工作到70岁才办理退休手续,并开始领取退休金,你就能获得比66岁正常退休金还多30%的退休金。

不过,如果你年满70周岁后仍不办理退休手续的,将来领取退休金时,就不再有额外的追加奖励,因为30%的奖励已封顶,但还有正常的社保积分也可以追加你的退休金。

为了满足人们自愿延迟退休的要求,也为了防止就业歧视,美国很早就有相关立法保障公民就业权利。1964年美国国会颁布《民权法》(Civil Rights Act),创设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就业保护机构——美国公平就业机会委员会(U.S. Equal Employment Opportunity Commission,EEOC),该法明确禁止雇主对某些人存在就业歧视,但该法并不包括就业年龄歧视。

为了弥补这一疏忽,1967年美国又出台了《反就业年龄歧视法》(Age Discrimination in Employment Act of 1967,ADEA)。该法明确规定,禁止雇主对雇员存在就业年龄歧视,雇主给予年老雇员的工资不得因为年龄原因而低于年轻雇员,而且雇主也不得因为年龄原因解雇年满40周岁、不满70周岁的雇员。不过,年满70周岁的雇员不在保护之列。

1986年美国国会对《反就业年龄歧视法》进行修订,将年满70周岁的雇员也纳入保护之列,并且规定,对于年满70周岁的雇员,雇主也要为他提供像年轻雇员一样的健康保险,不得中断。该法明确规定,雇主在招工条件、工作环境、工作权限上,都不得因为年龄原因而歧视老年雇员,如果雇主在招聘、解雇、晋升、裁员、报酬、福利、工作分配及培训等方面,因为年龄原因而歧视老年雇员,则是非法的,并可能被起诉。该法适用于雇员达到或超过20人的所有雇主,包括州地政府、联邦政府、职业介绍所及劳工组织等。

1978年ADEA修订,颁布了《反强制退休法》(Mandatory Retirement Act),并规定只有少数行业或雇员不足20人的雇主,可以设定基于年龄的强制退休,其他大多数行业不得要求雇员强制退休,否则,就是非法的。

自1986年以后,美国大多数部门都禁止强制退休,并逐渐取消终身职位雇员的强制退休,例如,1993年取消大学教授强制退休规定。不过,在少数高体力或高脑力要求的特殊行业,允许基于年龄的强制退休,例如,美国部队要求现役士兵年满62岁应该退休,根据各州政策,法官年满70岁时应该退休,2007年联邦法将商业飞行员的退休年龄提高至65岁。

此外,只有少数人群没有特定的退休年龄,只要定期健康检测(Physical Fitness Tests)合格,他们就可以继续工作。例如,警察、卡车司机、消防员及其他高强度体力劳动者。

由此可见,在美国,如果劳工达到法定正常退休年龄后,劳工有权利不办理退休手续,不领取社保给付,而是继续工作,而雇主则不能强迫其退休,更不能采用歧视、骚扰或故意刁难的方式,逼迫雇员退休。

延迟退休成为各国选择

其实,在日本和韩国,出租车司机大多都是70岁左右的老年人,只不过,韩国要求年满70周岁的出租车司机必须一年进行两次健康体检。

日本现行《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规定,对于有工作意愿的人,原则上把65岁定为“继续雇用年龄”。日本政府最近决定修改该法律,逐步把年龄上限提高至70岁。首先将把维持雇用员工至70岁定为企业的“努力目标”。自2019年度起,政府还将对积极雇用老年人的企业提供支援。在此基础上,2019年以后将讨论修改《高年龄者雇用安定法》,允许工作到70岁。

2018年9月3日,安倍晋三在接受《日本经济新闻》采访时表示,未来将会实施3年大改革,将日本打造为“终身不退休社会”。希望利用接下来的1年时间,打造不论到多大年龄、只要有意愿就能参加工作的“终身不退休”、“终身活跃”的社会。

2018年6月14日,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在政府会议上发布退休年龄改革方案,男性退休年龄从60岁推迟至65岁,延长5年;女性从55岁推迟至63岁,延长8年。延长退休年龄的实施将经历很长的过渡期,计划2019年开始该进程,以便分别在2028年和2034年逐步实现男性65岁和女性63岁退休。

美国科学家实验观测数据表明:延迟退休或退休后继续参加社会服务的人,一般比过早退休、脱离工作的人要平均长寿10岁。这也许就是劳动光荣、劳动快乐、劳动幸福、劳动长寿的含义吧!

目前,中国劳工法定退休年龄是“多轨制”,男女、城乡尚未统一。2011年,中国城乡居民男女法定退休年龄已经统一至60岁,但城镇职工男女法定退休年龄却是另外一套规定:男性60岁;女特种工45岁,女工人50岁,女干部55岁。其中,“城乡居民”覆盖5亿多劳工,而“城镇职工”仅覆盖3亿多劳工。令人吃惊的是,“城镇职工”的退休年龄标准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制定的,70年过去了,它仍然固定不变。

因此,城镇职工男女法定退休年龄,应尽早与城乡居民男女法定退休年龄60岁统一。这是制度的公平,也是劳动力资源的巨大供给,更是为了减轻子孙后代的社保缴费负担。

事实上,随着新产业不断细分、无限细分,大龄劳工能够胜任的岗位,年轻人不愿意干;年轻人干的岗位,大龄劳工也干不来。因此,除了有行政事业编制限制的机关和事业单位外,老年人就业与年轻人就业两者并不冲突,也不矛盾。过去总有人借口“延迟退休就是老年人抢年轻人饭碗”,反对延迟退休,其实,这只是一种消极被动的就业观念在作怪。

中国既有适合年轻人干的5G和人工智能,也有适合博士、硕士、本科生干的职业,更有适合年轻人和大龄劳工从事的养老服务业。目前,中国60周岁以上的老人已多达2.5亿人,其中,失智、失能老人有5000万人左右。中国社区居家养老服务至少需要3000万至5000万职业化、专业化、社会化的家庭工人(或称家政工、专业护工),这是一个巨大的劳动力缺口,在年轻人暂无法快速到岗前,恐怕需要大量大龄劳工加盟充实。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