沃尔特·罗素·米德:“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

China Is the Real Sick Man of Asia

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
By Walter Russell Mead, Feb. 3, 2020

 

本周,强大的中国人显然被一个物种——跳跃蝙蝠病毒给羞辱了。在中国当局努力控制疫情、重启经济的同时,给了已经习惯于认为中国不可阻挡的崛起一个警醒:任何事情,即使是北京的力量,都不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的。没人知道这种新型冠状病毒会有多危险,种种迹象表明,中国当局仍在试图掩盖其真实规模。这种病毒似乎比埃博拉或SARS等疾病背后的病原体传染性更强,但致死率要低得多,尽管一些专家表示SARS和冠状病毒的传染性差不多。

中国对这场危机的初步反应并不出色。武汉政府讳莫如深,自私自利:中央做出了有力度的反应,但目前看来不起效果。中国封城关厂,但病毒仍然在传播。我们可以希望当局能够成功遏制疫情,救治疫情受害者,但迄今为止其表现已经动摇了海内外对中国共产党的信心。北京抱怨美国拒绝最近在中国逗留过的非公民入境,这无法掩盖一个事实:疫情传播如此之远、如此之快皆因武汉和北京。

预测人士预计,冠状病毒疫情最有可能带来的经济后果将是中国的经济在第一季度出现短暂而大幅的回落,随着病毒的消退而逐渐恢复。最重要的长期结果似乎是有强化全球公司“去供应链化”的趋势。在新的贸易战的威胁下,公众对健康持续担忧,供应链多元化开始显得谨慎。

像冠状病毒以及它的前身——比如非典、埃博拉和MERS这样的疫情,考验着我们的系统,迫使我们去思考那些想象不到的事情。如果有一种疾病似埃博拉一样致命,像冠状病毒一样迅速蔓延,美国该如何应对?需要建立什么样的国家和国际体系来把发生这种大灾难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流行病也让我们思考地缘政治和经济假设。我们看到了中国经济增长的短暂扰动后金融市场的战栗和商品价格的下跌。如果也许是为了应对一场流行病,但更有可能在大规模金融崩溃之后,中国经济经历一段更长更慢的增长时期,会发生什么情况?这样的事态发展会对中国的政治稳定、中国对世界其它地区的态度以及对全球实力平衡又会产生怎样的影响? 从长远来看,中国的金融市场可能比中国的野生动物市场更危险。考虑到几十年来国家驱动的累积贷款成本、地方官员与银行勾结的大规模渎职、高耸的房地产泡沫和巨大的工业产能过剩,中国进行大规模经济调整的时机已成熟。如此,即使是一个小的初始冲击,也可能因其虚假价值、夸大预期和分配不当的资产内爆导致一场巨大的虚荣篝火。如果出现这种情况,中国的监管者和决策者是否具备技术技能或政治权威将损害降到最低还远未可知,尤其是因为这会给政治相关者带来巨大的财富损失。

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甚至是否会发生如此规模的灾难,但研究地缘政治和国际事务的学者,更不用说商界领袖和投资者需要谨记,中国的实力尽管令人印象深刻,但仍然脆弱。更致命的病毒或金融市场的传染随时可能改变中国的经济和政治前景。许多人现在担心冠状病毒将成为一种全球性的流行病,中国经济崩溃的后果也将同样不可探索。世界各地的大宗商品价格将会暴跌,供应链将会崩溃,任何地方都很少有金融机构能逃脱连锁反应的后果。中国和其它地方的经济复苏都可能是缓慢的,其社会和政治影响可能是巨大的。

如果北京的地缘政治足迹因此缩小,那么全球后果也可能令人吃惊。如果美国的唯一可能的大国竞争对手退出游戏,有些人可能会期待单极性的回归。然而,在美国的政治世界里,孤立自己比交战对手更能增加自身的力量,如果没了中国的挑战,许多美国人可能会认为美国可以安全地减少对全球的承诺。

迄今为止,21世纪已然是“黑天鹅”的时代。从9/11到特朗普总统大选和脱欧,低概率、高影响的事件重塑了世界秩序。那个时代还没有结束,对于即将到来的“黑天鹅”,冠状病毒的流行在中国不太可能是浮现出来的最后一个。

翻译:吕芳

来源:华尔街日报2020年2月3日

 

作者简介:

沃尔特·罗素·米德(Walter Russell Mead)是一位美国学者。 他是巴德学院(Bard College)外交与人文科学系詹姆斯·克拉克·查斯(James Clarke Chace)教授,此前曾在耶鲁大学教授美国外交政策。 他还是《美国利益》杂志的总编辑。 (维基百科)

出生:1952年6月12日,美国南卡罗来纳州哥伦比亚市
教育:耶鲁大学格罗顿学院
成立单位:新美洲

Walter Russell Mead is an American academic. He is the James Clarke Chace Professor of Foreign Affairs and Humanities at Bard College and previously taught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at Yale University. He was also the Editor-at-Large of The American Interest magazine. Wikipedia
Born: 12 June 1952 (age 67 years), Columbia, South Carolina, United States
Education: Yale University, Groton School
Organization founded: New America

 

相关文章:

美国《华尔街日报》竟用这个标题侮辱中国:“中国是亚洲真正的病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